【校史系列】“卜卜斋”与“洋学堂”

2017-11-13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整理   浏览:18   评论:借助Jeep的品牌价值   只有德国工厂的四分之一

《“卜卜斋”与“洋学堂”》

作者:梁文庄

       现在的年青人,也许不晓得“卜卜斋”为何物,即使是上了年纪的人,对此或许也遗忘了。

       上世纪初,在顺德的乡镇或农村,普遍都有“卜卜斋”,广大民众把学塾称为“卜卜斋”或称“蒙馆”而把学校称为“洋学堂”。

       顺德在历史上文化鼎盛,有过不少文人墨客,当今也不乏学有所成的专家、学者。据所知广东省内有数位大学校长和为数不少的教授都是顺德籍的。特别是老一辈的专家、学者童年求学时都在“学塾”与“卜卜斋”结下不解之缘。

(作者:刘伟

       容桂位于顺德的南部,临德胜河畔与中山毗邻,历史上早已成为珠三角上有名的商埠与河港,曾有珠三角上一颗明珠的美誉,史上就不说了,单就民国以来直到共和国成立,学子辈出,颇有成就的学者,教授也不少,知名度颇高的就有岑仲勉、岑学吕、刘仲素等人,粤剧名伶马师曾、凤凰卫视名主持人马鼎盛也是我们的乡亲。经济上的发达,在上世纪经常说的南(海)番(禺)中(山)顺(德)东(莞)并称,也就是当时的“五小虎”。无庸讳言,就当年的教育事业而言,顺德是比不上周边地区的,其表现为学校的数量不多,办学的质量也不高,然而民众办学的热情却相当高涨,学子求学也很勤奋。

       容桂是顺德南部的重镇,在上世纪初,城乡各处均设有“私塾”,也就是早期的学校,莘莘学子们“读书识字”的地方,也是接受启蒙教育的“圣地”,本地群众泛称之为“卜卜斋”,教师先生中也不乏具有真才实学的老师;笔者进入“洋学堂”前曾在“卜卜斋”接受启蒙教育,在童年记忆中,印象颇深。我等当年学童尽管今天垂垂老矣,但当回忆起当年往事仍然妙趣横生,当今人们谈及“国学”视为时尚,其实,我们这些“老学童”几十年前读的“四书”、“五经”就是“国学”。容桂作为我们的家乡,也是我们接受启蒙教育的“福地”,我童年时曾有三年时间在私塾里读书,半个世纪前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当中知名度颇高的是黄香林主持的私塾,该处位于现工业路转入彭家巷处,正是当年鸭仔涌旁,据说黄老先生是清末的秀才,国学造诣颇深,师德也为人们所称颂;另一处是位于打铁街内,塾师是岑渭叟,第三处是在此潮街四巷。塾师是李柱华。每间私塾共同特点是“复式”班教学,就是高、中、低年级同在一室内,分别教授不同的课程,均强调背诵 课文,所以凡私塾所在地都是书声琅琅,而好读书不求甚解,读的是“三字经”、“千字文”、“大学”、“中庸”、“幼学琼林”、“论语”……这种启蒙教育在笔者童年的心灵中,留下难以磨灭的烙印,也因为背不出书吃过藤条,手心也留下了“戒方”的“印记”。

两人也算是熟悉了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后期,容桂的洋学堂不多,我第一次进入学校读书的是“镇一小”,位于旧马路即后来巴黎旅店附近,其时还是日军占领容奇期间,每当星期一周会时由女校长主持,读“总理遗嘱”。

       抗战胜利后,百业待兴,容桂民众深深晓得,中华的复兴有赖教育,当时以商界牵头,其中的代表人物有梁耀明、梁振中、李本立、罗琛乐等诸位先生。创办了建中小学(后再兴办建中中学)随后,有剑雄小学的复梭,还有张汉晨的晨光小学……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顺德县参议长岑学吕先生是极力支持办教育的,当然他还为桑梓办了许多有益的事,这是后话。

       时光流逝,数十年一晃而过,改革幵放后容桂的教育事业有了突破性的发展,邓小平提出教育“四个面向”,办好教育事业己成为政府部门与广大民众的共识,现在有独立高中两间(优乐娱乐平台、桂州中学),职业中学两间(胡锦超职中、容桂职中),其中优乐娱乐平台是国家示范性高中,成为容桂敎育的“龙头”,还有初级中学数间,小学十余间,知名度颇高的有容桂小学、瑞英小学……容桂已成为教育强镇,人才辈出,这与半个世纪前的容桂是不可同曰而语的。

还是坚持其万年不变的大众风格

       数年前,珠江商报容桂版,曾以“迫溯容桂现代教育的起源”为题,对容桂近代教育史作了回顾与追溯,把源头追溯到优乐娱乐平台的前身——建中学校,商报记者翔实地报导了容桂从旧式的私塾教育到现代中学教育制度的建立,容桂的教育人经历了一个艰苦的摸索过程。并选取当年容奇建中学校的创建和消失过程,管中窥豹以展现容桂教育事业来发展的艰辛。

编辑:何慧庄

审核:曹峰

Tags:兰博基尼更是几乎独占鳌头 责任编辑:rszx
顶一下(4)
57.14%
踩一下(3)
42.86%

借助Jeep的品牌价值  网友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栏目导航

本类排行

相关文章